顶尖军事网——理性爱国者的网上家园 收藏本站网址,方便下次登录本站

英国威廉希尔公司_威廉希尔公司_威廉希尔官网>中国军情>东突分子被证赴叙参战 我反恐部门紧盯其动向

    • “‘东突’恐怖武装人员

       

        近日从中国反恐权威部门获得独家消息,今年5月以来,“东突”组织纠集成员,组成“圣战”小组潜入叙利亚参与内战。中国反恐官员说,恐怖组织“东伊运”是在“基地”组织发出指令后开始行动的。27日,国际媒体纷纷报道“基地”头目扎瓦赫里的最新录像,他鼓动追随者“起来支持叙利亚的兄弟”。2011年3月爆发的叙利亚冲突已经持续了19个月,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,国际恐怖主义可能在这里合流,法国安全部门已发现该国年轻人到叙参加国际“圣战者”组织,伊拉克、利比亚、沙特等国的武装分子在叙利亚早已经成群结队。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学者李伟28日对《环球时报》说,“东突”境外参战的主要目的有两个,一个是“练兵”,一个是企图得到国际恐怖势力的“认同”和“帮助”。中国反恐官员说,他们正紧盯“东突”分子的动向。李伟认为,国际社会应该迅速推动叙利亚消弭冲突,如果国际恐怖主义势力合流,对谁都不是福音。


        “东突”派出“圣战”小组
        中国反恐权威部门的一位官员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在‘基地’组织发出秘密奔赴叙利亚进行‘圣战’的指令后,有求于‘基地’组织的‘东伊运’从阿富汗境内和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地区抽调精干人员,分批从周边邻国潜入叙利亚,与已在叙利亚境内的‘圣战’势力会合,然后组成独立小组参战。”
        相关反恐部门掌握的情况显示,派出“圣战”小组的包括“东伊运”和“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”等组织。“东伊运”组织早在2002年9月就被联合国列为恐怖组织,也是中国公安部2003年12月第一批认定的四个“东突”恐怖组织之一。今年4月,中国公安部公布的第三批恐怖活动人员名单中,多数是“东伊运”成员。这位官员说,“‘东伊运’的活动资金主要来源于‘基地’组织的资助,以及该组织通过走私贩运毒品、武器弹药和绑架、敲诈、勒索、抢劫等有组织犯罪方式筹集的经费。该组织挑选、招募从新疆外逃的分裂分子、刑事犯罪分子和暴力恐怖分子,秘密接受专门训练,从事恐怖活动。”
        “‘东突’派人员潜入叙利亚参加内战并非特例,除了车臣战争、‘东突’恐怖分子还曾在欧洲、中东、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介入暴力恐怖活动。”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安全与战略研究所所长李伟28日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这样说道。李伟认为,“东突”恐怖分子介入全球不同地区恐怖暴力活动的目的不尽相同,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,他们参加战争是为了‘练兵’,企图回流国内破坏中国西北的稳定;在叙利亚,他们更大程度上可能是为了获得其他国际恐怖势力的认同与支持,企图借此在未来得到‘帮助’。”
        中国另一名反恐权威部门官员向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证实“东突”派“圣战”小组赴叙参战的动向。他解释说,“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”基本不被外界了解,该组织总部设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,打着宗教旗帜毫不掩饰分裂中国的目的。“这个组织的一批成员分成数个不同小组非法越界前往叙利亚,与那里的‘东伊运’骨干会合。”
        叙利亚驻华大使穆斯塔法本月中旬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称,目前叙方不掌握“东突”分子在叙利亚参与恐怖暴力活动的确切情况。“不过有这种情况,倒是不让人意外。”穆斯塔法说,按叙利亚已经掌握的情报,有来自利比亚、伊拉克、埃及和海湾多国的极端分子、“圣战”分子和恐怖组织在土叙边境和叙利亚境内从事暴力恐怖活动,“这些人都是从土耳其一侧进入叙利亚境内进行恐怖活动”。他指责土耳其政府“纵容甚至包庇”这些恐怖活动,刻意挑起对叙战争。
        土耳其驻华大使埃森利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反应强烈。他断然否认有“东突”分子在土耳其境内接受训练和武装,称土耳其也受到一些恐怖主义势力威胁,“我们不可能容忍包括‘东突’在内的任何境内恐怖活动。埃森利强调,“东伊运”是联合国认定的恐怖组织,土耳其在2009-2010年度担任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期间,曾将多名“东突”分子列入恐怖分子名单。“自2010年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以来,土中双方包括情报在内的战略合作紧密且顺利。”不过,埃森利没有说明“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”在土耳其的活动情况。
        《环球时报》记者2009年在阿富汗采访时,阿富汗巴米扬省警察厅长曾对记者说,“与那些抱着纯粹‘圣战’目的的其他国家极端分子不同,‘东突’武装分子不少是抱着‘练兵’的目的到境外参加暴力恐怖活动的,比如说在阿富汗、阿巴边境地区、车臣或其他地方,他们更乐于学习炸弹的制造技巧、恐怖袭击的方式以及对实战环境的感受。他们更主要的意愿是回流到出生地,从事更具威胁的破坏活动,这是中国需要警惕的。”

相关阅读

精彩推荐